萝-

一个7k粉的博主,从不注意态度。

【忘羡】人间景

呜呜呜亲眼睛

闲世_:

几个发糖段子
双狐会更滴,不要催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在一片腥光血河天地失色之后,蓝忘机自梦魇中惊醒,窗外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他喘息着从榻上坐起,五指埋入头顶黑发之中,转头去看身侧,却是空无一人,连被单都是冷的。
他抓着一角被单,攥得有些发皱,低声呢喃道:“魏婴……”
黑暗之中,有人回应他:“嗯?我在呢。”
魏无羡赶紧放下茶杯,关了窗,走到榻边,见蓝忘机坐在榻上,一眨不眨地看着他,长发披散,薄衣轻衫,眼神有些茫然失措,像是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。
魏无羡了然他定是又做噩梦了,心头又酸又软,伸出双臂紧紧拥住他,顺着蓝忘机的背,轻声哄道:“好啦,只是个梦而已,我在这儿呢,我哪也不去,就在你这里。
“只是半夜醒了觉得嗓子有点干,就下床喝了杯水,正好听到外面下雨了,就听着雨出了会儿神,没事啦。”
双手捧着蓝忘机的脸,亲了亲他的额头,用鼻尖磨蹭着他的鼻尖,道:“我的蓝二哥哥这么好,我才舍不得留你一个人呢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他说得很轻很轻,一片寂静黑暗之中,却无比清晰。
蓝忘机将人紧紧圈在怀中,臂弯里温热柔软的身体如此真实,令人心安。他把脸埋在魏无羡颈窝里,声音闷闷的,却带着笑意。
“嗯。”



魏无羡在浴桶中昏昏欲睡时,蓝忘机照例将他从水里捞了出来,擦干了穿好寝衣抱上榻,随后在自己去沐浴。
原以为魏无羡睡了,岂料蓝忘机沐浴到一半,忽听身后床榻上传来轻微的窸窸窣窣声,接着是光着脚踩过地面的声音。蓝忘机面不改色地撇过一抹眼角余光,恍若未闻。
魏无羡跳到他身后,猛地伸出双手蒙住了蓝忘机的眼,道:“不许动!”
蓝忘机依言不动,魏无羡凑到他耳边:“含光君,失策啊,你居然也有被人从背后偷袭的时候。”
蓝忘机道:“嗯,你厉害。”
拉过魏无羡的手放到唇边吻了吻,道:“怎么起来了。”
魏无羡耍赖道:“你不在我睡不着,要你抱着才行。”
蓝忘机:“……”
魏无羡搔了搔他的下颌,道:“要不,我给你搓搓背?”
蓝忘机淡声道:“不必。”
魏无羡佯装很是受伤,道:“含光君你好冷淡,我好心伺候你,你想都不想就这么无情的拒绝我,我好没面子的。”
蓝忘机:“……”
不等他开口,魏无羡已经拿过布巾,道:“又不是没给你洗过,你不用不好意思。”
将蓝忘机的长发全都拨到胸前,后背上狰狞丑陋的疤痕尽数显露出来,将这具原本完美无暇的男性躯体生生破坏,充满了残缺之感。
魏无羡浸湿布巾,极为轻柔地擦拭过那些伤痕。自云萍城的客栈之后,他还一直没有仔细看过这些伤痕,只是当时他还并不知晓蓝忘机的心意,也不知道这些伤的来历,如今再次看到,已然是另一番心境。
魏无羡低下头,在蓝忘机肩胛的一处伤痕上,轻轻吻了一下,明显感觉到蓝忘机的身体微微一僵,又在另一处伤痕上吻了吻。



有一次蓝忘机喝醉了酒,拉着魏无羡就往静室外走,魏无羡赶忙拦住他,天知道喝醉了的蓝忘机会干些什么,若是让蓝家的人看见一些奇怪的事那蓝忘机只怕是要没脸见人了。
魏无羡使劲把他往屋里拽,道:“含光君,你这样不能出去,听话,咱们就在静室玩好吗,我陪你玩捉迷藏好不好?抓到了就给你亲怎么样?”
似乎觉得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,蓝忘机有些苦恼,可是犹豫片刻,还是拖着魏无羡往外走。魏无羡微微挣扎着,道:“哎呀,蓝湛你不能出去,你这样要是被你叔父看到还得了,放开我。”
蓝忘机见他不愿意,也就不再强求,放了抓着魏无羡的手,看起来闷闷不乐,隐隐透着失落之感。
魏无羡看他这个样子,问道:“你很想带我出去吗?”
蓝忘机低着头垂着眼帘,一语不发。
魏无羡心头一软,叹了口气道:“……那好吧,不过咱们说好,不可以被人发现,知道吗?”
蓝忘机微微睁眼,点头道:“好。”
魏无羡无奈地笑了笑,轻轻在蓝忘机的额头上点了一下,道:“你呀真是从小就这个样,一根筋,倔死了。”
蓝忘机以为他是在责怪自己,低下头默默自省,像是真的犯了什么错似的。
魏无羡笑着搂过他,亲了亲他的脸颊,道:“不过我就喜欢你这个倔脾气,走吧,你想带我去哪儿,我都跟你去。”
其实也不是什么非常特别的地方,蓝忘机只是拉着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四处乱走,时不时指着某个地方告诉魏无羡:
“这里,我修炼过,父亲在一旁教导。”
“这里,我倒立过,和兄长一起。”
“这里,我冥想过,兔子也在。”
听着听着魏无羡懂了,蓝忘机这是学着他在云梦的时候,把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和经历,一点一点说给身旁的人听。
只是他没有魏无羡那么能说会道,一点点小事也能说得天花乱坠,又有些羞涩紧张,看起来笨拙又可爱。
虽然蓝忘机的成长比起魏无羡小时候来说,实在是枯燥乏味,可他还是听得十分认真,脸上笑盈盈地,蓝忘机每说一句,他就能接上好几句。
不知不觉,蓝忘机的复述变成了:
“这里,你睡过觉,当时天气很好。”
“这里,你和他们打闹,险些引来叔父,我让你们离开。”
“这里,你第一次叫我。”
魏无羡愣愣地看着他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走到一片龙胆花丛边,蓝紫色的花海摇曳生姿,蓝忘机驻足,朝花丛走了过去,摘了好几枝,递到魏无羡面前。
魏无羡看看花又看看人,道:“给我的吗?”
蓝忘机讷讷地点了点头,道:“嗯。”
魏无羡笑道:“我又不是姑娘家,你送我花做什么?”
蓝忘机闻言低下头,手也缓缓收了回去,魏无羡连忙接过,道:“我要的我要的,我随口说说而已,你怎么还当真了,这花我很喜欢。”
蓝忘机问道:“真的?”
魏无羡道:“当然是真的,等会儿回去我就找个花盆把它们插起来,天天浇水。”
蓝忘机道:“嗯。”
后来有一次,魏无羡想起这个事,问蓝曦臣:“兄长,蓝湛很喜欢龙胆花吗?”
蓝曦臣微笑着道:“哦,那是母亲生前最喜欢的花,怎么了吗?”



很多年后,魏无羡都已经记不清这是他带的第几批小辈,只记得藏书阁外的玉兰花开了又败,岁岁年年,光阴荏苒,时光安然的在他和蓝忘机十指相扣的掌心里淌过。
闲来无事时,他会抱着兔子,窝在庭院中的躺椅上晒太阳,身边围着一群对未来和远方充满希冀的少年。
他会给他们讲一些故事,偶尔会说起年少时的鲜衣怒马,执剑抛花,说那些意气风发的人和事。
但更多的,还是说这些年,他陪着蓝忘机逢乱必出,并肩走过的山河天地,一起看过的俗世纷扰,说大漠的黄沙和戈壁,塞外的草原和星空,北方的雪,南方的海。
有个小辈问他,去过这么多地方,觉得什么地方是最美的。
魏无羡当时没有正面地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夜深人静时,春宵帐暖后,两个人依偎在一起,他温柔地去吻蓝忘机的眼睛。
对于他来说,那双眼睛里,盛满了星河月影,霁雪清辉,胜过世间一切山川河流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还有一个段子没放上来,因为有一、、车,懒得做外链,可以去微博看

评论(1)
热度(2763)
© 萝- | Powered by LOFTER